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艺园地
寻找那个牧羊人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本站原创 日期:2019-03-12浏览:2788 次

王洛宾笔下的牧羊人

是情商智圣的念想

大西北阿宝家乡的牧羊人

成相在牧场与回家的路途中

而我寻找的那个牧羊人

1000多年前有《蛮书》记载的诺邓

有老虎出没的山坡

当夕阳卷起屋顶最后一匹光帘

那个穿着羊皮褂

扛着栗柴疙瘩的牧羊老头

已挪攒着脚步下到谷底

坐在一块歇气坎的石头上

叭哒叭哒地抽起旱烟

在用手指伸一个屈一个

不停地点数着挨近他的羊群

一只二十六四十一只

却不见几只

原来几只又按往常习惯

跑进沟底一眼泉水边

正在舔食着地下渗出的泉水

牧羊人下去用指尖轻轻点尝

咸咸盐咸咸盐呵

反复念着回家

让他眼前出现彩虹

从此喜讯传千里

开启诺邓古盐井的历史


诺邓古盐井像一窝底肥装得很足的南瓜根塘

每户人家是藤上结出

能依山势自行选址

安稳在山坡上的南瓜

户与户  家与家

如老鹰栖居

如密密匝匝的马蜂包

也像生根的岩石群

从此人间烟火兴旺

一代一代承载着

家风祖训 祖宗荫德 耕读传家

人们给古村取名字——诺邓

诺邓成了时间 火腿 青苔的故事

与文化的概念

从此山外来客

山里山外来阿哥的马帮


当我从元代万寿宫起步

进入明朝人家的大门

走出清代人家的后院

蹲到民国人家的火塘边

终就问不出牧羊人的下落

但看到牧羊人一代的建筑

三坊一照壁 四合五天井 一颗印

那巷道也如一张铺开的鱼网

撒到每户人家上了青苔的墙脚 大门前

随后我到了

800年树龄的黄连木树下

看着内里空枯的那一棵

重重拍了几巴掌

侧耳倾听那嗡嗡作响之声

恍忽听到悠久岁月的回音

但没有牧羊人半点音讯

当我到汉代用八宅穿宫法为建筑风格的玉皇阁28宿天星图案下

我看到虔诚与敬畏与感恩与祈福

与诺邓的精神世界

连路过时那棵明代古梅的

虬枝拉了我衣角一下

也未给我传情

未给我作暗示

更不愿意说出要找的人

在融汇孔子仁礼思想的孔庙前

我站了许久

才挨近他的塑像

那簌簌下流的烛泪轻如雪花

圣人孔子听到吗

当我用青蒿子擦手后

上前拂拭一下孔子的塑像

仿佛摸到历史的手指与温度

或许我相信

那圣殿里有一盏灯

就是看到牧羊人的眼睛


返回时

问冠盖如云如伞大青树下

能纳凉百人的人们

没有人向我点头

那块“世大夫弟”的匾今犹在

只可惜见不到当年的黄桂  黄魁


当我下到谷底公路边

一回眸

如今的古村依然昂着头

升起的炊烟

似乎将遥远的目光

举得很高很远


低头看古村脚下的诺河水

也许

只有与其相伴的

诺河水才知道

但诺河水始终

不愿说出那个牧羊人的下落

或许那个牧羊人

已被智者封杀了口

取而代之


如今在我这代人的记忆中

已是不缺盐的年代

每当在放牧场

看到听到那牧羊老人或

牧童在傍晚时分

从揣着的兜里掏出

那小坨洁白的盐巴

在石板上像拿着粉笔一样边涂边划

仿佛在石板的蓝天上

涂画着白云

不停地叫着

叶嚓嚓  叶嚓嚓

那羊铃声  喷涕声一下汇拢来的

兴奋状态

就让我想起寻找的那个牧羊人

或许那个已作古的牧羊人

就躺在青囊山冈夕阳下的

那几座古坟里……(阿静泉)


上一篇:国庆69周年抒怀
下一篇:没有了
人大要闻